歡迎訪問學兔兔, 學習、交流與分享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標準資訊 > 標準動態 > 5G標準之爭能否迎來“中國時刻”

5G標準之爭能否迎來“中國時刻”

   5G標準之爭能否迎來“中國時刻”

 
  來源:新華網| 作者:劉曲 張家偉、馮俊偉、張瑩、郭爽
 
  全球移動通信行業最具影響力的年度展會——世界移動通信大會2月27日在西班牙巴塞羅那開幕。在令人眼花繚亂的新產品襯托中,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5G)支持下“萬物互聯”的藍圖正愈加清晰地呈現。
 
  5G如何改變普通人生活?能否為世界經濟增長帶來新動能?全球能否實現統一5G標準?中國公眾還關心著,中國自己的標準在未來5G全球標準中會有什么樣的地位?
 
  改變的不僅是速度
 
  說到5G,很多人會問“除了快,到底還有什么?”事實上,通信行業本身至今還未給5G一個規范定義,只是根據以往移動通信技術大約10年更新一代的周期認為,5G將在2021年前后實現商用。
 
  今年,國際電信聯盟按計劃開始征集5G方案,并公布了包含13個5G指標的草案,5G標準化進程前進了一大步。這些指標包括:每個5G基站至少能提供20Gbps的下行和10Gbps的上行寬帶傳輸能力;必須確保時速500公里的交通工具上的用戶數據連接不中斷;連接5G用戶的最大延遲不能超過4毫秒,甚至是保持1毫秒的超低延遲通信;單個5G網絡在每平方公里的區域范圍內,至少能夠承載100萬臺設備。
 
  這些指標意味著什么?可以想象這樣的未來場景:一位外科醫生搭乘通過5G網絡操控的無人駕駛出租車前往火車站,在時速500公里的高鐵列車上,他用6.4秒下載了一部2G大小的高清電影到手機中欣賞。途中他接到醫院通知,要遙控千里之外的機器人進行手術,通過5G網絡,手術完成得干凈漂亮,機器人連“一眨眼”的延遲都沒有……無人駕駛汽車、高鐵列車上網、遠程醫療,這位醫生通過5G網絡實現了“聯通一切、控制一切”。
 
  充滿利潤的新興市場空間被稱為“藍海”。由華為、中興、大唐電信等8家中國企業發起成立的TD產業聯盟秘書長楊驊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5G時代的“藍海行業”將是經濟中的各垂直行業,而非移動通信行業本身,5G網絡將成為大幅提升各垂直行業生產效率和智能制造水平的基礎設施,也為普通民眾帶來更智能的生活方式。
 
  2月22日,美國高通公司在北京舉辦的5G峰會上發布預測,全球5G價值鏈將創造3.5萬億美元產出,同時創造2200萬個工作崗位。預計從2020年至2035年,5G對全球GDP增長的貢獻將相當于與印度同規模的經濟體。
 
  國家利益博弈
 
  目前,世界各通信行業巨頭都在5G技術研發上力爭“先發制人”。以中國企業為例,中興已投入2億元人民幣進行5G研發,全球有2000多名員工專門負責5G研究。中興首席科學家向際鷹在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向記者介紹說,中興在2016年已完成5G原型機第一階段測試,世界領先;2018年國際標準推出之后,中興將以最短的時間推出預商用產品。
 
  5G網絡無疑是實現“萬物互聯”的關鍵技術。然而,著名市場咨詢公司弗里斯特首席分析師比勒爾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指出,由于5G標準尚未達成一致,各種相關設備數量還有限,商業企劃案還缺乏明確投資回報率,5G網絡在全球范圍內的部署依然面臨巨大挑戰。
 
  與其他行業相比,移動通信行業的顯著特征就是標準和產業發展息息相關。楊驊強調,在標準制定上有了話語權,必然會帶動產業發展,“未來5G領域的標準之爭除了取決于技術和市場的選擇,更是國家利益的博弈。”
 
  以3G標準競爭為例,美國和歐洲倡導的3G標準實際上都屬于FDD技術,但為了各自的產業利益,雙方分別提出了不同標準,與中國提出的TD-SCDMA/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CDMA三足鼎立。國際電聯曾明確規定1998年6月30日是各國提交3G標準的最后截止時間,但美國政府在2007年向國際電聯施壓,讓其在“最終期限”過去近10年后,接納美國的WIMAX為第四個標準。
 
  如今在5G標準制定及部署上,世界各國正加快行動。比如,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2016年底離任前推出《高級無線研究計劃》,在未來7年出資4億美元讓美國“保持領導者地位并贏得下一代移動通信技術之爭”;歐盟委員會去年9月宣布投資1.2億歐元,供公立機構購買最新移動通信設備,歐盟各成員國在2025年前完成5G系統全面部署;英國政府也在去年11月確認,到2020年前后投資至少10億英鎊,完善全國高速光纖及5G網絡基礎設施建設。
 
  頻譜資源是推動移動通信行業發展的核心資源,也是5G發展面臨的挑戰之一,電信界都在急切探索尚未分配、但適合5G網絡的毫米波頻譜。韓國三星、美國高通、日本都科摩通信等公司都已經自行完成了針對28GHz頻率的現場測試。然而這個頻率并不在國際移動通信頻譜列表上。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在2015年就頻帶提出了全新且靈活的服務規則。FCC委員羅森沃賽爾曾公開表示:“當我們把眼光放長遠,就會發現有些地方美國必須獨自前往,在世界無線電會議上未被列入頻譜研究列表的28GHz頻帶就是其中之一。由于這個頻帶可分配至全球的移動應用,美國不能停下腳步。”
 
  “中國時刻”能否到來
 
  根據國際電聯公布的5G時間表,5G技術方案征集和標準制定將在2020年前完成,各國相對完整的技術標準提案要在2018年6月30日前提交。
 
  在移動通信進化史上,中國企業經歷了“2G跟蹤、3G突破、4G同步”的階段。楊驊說,4G標準呈現歐洲主導的FDD-LTE標準與中國主導的TD-LTE相互競爭格局。在未來5G標準競爭中,這兩種標準有可能統一,更有可能仍然保持兩到三個標準競爭的格局。未來競爭主要體現在,中國提出的相關標準能在整個5G國際標準技術方案中占多大比例,或者說在核心技術方案中占多大比例。
 
  楊驊強調,單從技術角度講,眾多業內人士認為中國主導的TD-LTE標準代表了技術發展主流,適應了移動互聯非對稱性、互易性等要求。
 
  目前來看,5G應用三大場景包括3D/超高清視頻等大流量移動寬帶業務、大規模物聯網業務及無人駕駛、工業自動化等需要低時延、高可靠連接的業務。2016年,中國華為公司的極化碼方案被采納為大流量移動寬帶業務中控制信道的編碼方案。雖然數據信道采用了美國高通公司的方案,后續還有兩個場景的信道編碼方案競爭,但業內人士認為,極化碼被采納為華為在5G時代的后續發言權打下基礎,意義非凡。
 
  歐美企業壟斷標準的時代行將結束,中國通信技術的國際地位正在提升,中國企業已成為國際同行不可忽視的角色。世界移動通信大會開幕前,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報道說,世界移動通信行業正在經歷轉變,亞洲企業正利用制定5G標準的國際流程挑戰現有世界秩序和西方優勢。
 
  世界移動通信大會開幕當天,英國薩里大學5G研究中心研究員斯圖爾特·雷維爾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我們今天和中國有著密切的合作關系,尤其在科研、開發、測試平臺和標準化工作方面合作非?;钴S,我們認為中國同行是我們科研工作的重要合作伙伴。”
 
  弗里斯特市場咨詢公司的比勒爾則表示,華為、中興等中國公司將在5G發展和部署中扮演“主要角色”。(執筆記者:劉曲;參與記者:張家偉、馮俊偉、張瑩、郭爽)
分類 標準動態
標簽
网投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