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學兔兔, 學習、交流與分享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標準資訊 > 標準動態 > 大閘蟹“有毒”查不出?國內尚無食物中二噁英含量相關標準

大閘蟹“有毒”查不出?國內尚無食物中二噁英含量相關標準

   

       11月1日,香港食物環境衛生署食物安全中心宣稱,在9月抽查的大閘蟹樣本中,發現兩個來自江蘇的樣本二噁英和二噁英樣多氯聯苯含量超標。目前,有關水產養殖場所產大閘蟹的進口及在港出售已被暫停。

 
  針對近期香港特區檢出江蘇大閘蟹二噁英超標一事,一篇關于內地大閘蟹二噁英檢測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廣泛傳播,該文章質疑兩批問題大閘蟹在銷往香港前是否經過二噁英和類二噁英多氯聯苯檢測。
 
  ·大閘蟹二噁英超標暴露大問題
 
  “沒能力檢測二噁英含量”
 
  11月4日傍晚,江蘇省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實驗室、負責該局檢測工作的一名工作人員稱,目前該實驗室尚沒有能力對進出口食物中的二噁英含量進行檢測,“如果能做的話,也不會出現這種事”。
 
  同樣的問題,11月3日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綜合檢測中心二噁英檢測部一名鄭姓負責人表示,暫不方便透露。“香港那邊做出來的(檢測結果)和我們是沒有關系的。”鄭姓負責人說。
 
  3日晚,中國檢科院化學品安全研究所所長陳會明表示,涉事大閘蟹在內地應檢測過二噁英項目,出入境檢驗檢疫部門也嚴格按照相關限量標準衡量安全風險,“那么在香港發現超出參考值,就可以倒推是檢測質量出了問題。”
 
  江蘇省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曾介紹,自今年以來,江蘇檢驗檢疫局已對江蘇太湖水產有限公司、吳江萬傾太湖蟹養殖有限公司 2 家涉事企業,開展了 23 批次 47 個檢測項目 335 項次的檢測,檢測結果均為合格,符合香港的檢驗檢疫要求。
 
  但涉事大閘蟹在銷往香港特區前,在什么機構進行了二噁英相關檢測?到目前為止未有機構予以回答。
 
  記者11月3日致電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該院綜合檢測中心二噁英檢測部一名鄭姓負責人表示,暫不方便透露相關情況。
 
  而據該負責人介紹,該中心是內地唯一能夠針對進出境食物進行二噁英檢測的機構,此說法也得到江蘇省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實驗室一名工作人員的證實。
 
  11月4日傍晚,上述江蘇省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實驗室的工作人員稱,目前該實驗室尚沒有能力對進出口食物中的二噁英含量進行檢測。
 
  “如果能做的話,也不會出現這種事。”該工作人員說。
 
  上述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該實驗室只負責按照開具的項目進行檢測,“當時并沒有接到二噁英的檢測要求”。
 
  對于該批大閘蟹是否做過二噁英檢測,她表示“不清楚港口是否做過”。
 
  ·內地尚無食物中二噁英含量標準
 
  被停售的兩個問題樣本中二噁英和類二噁英多氯聯苯的含量總和分別為每克食物11.7和40.3皮克毒性當量(皮克為質量單位,1皮克為萬億分之一克)。香港食安中心官網顯示,該中心參考了國際做法及本地膳食習慣后,將二噁英和類二噁英多氯聯苯含量總和的行動水平調至每克食物6.5皮克毒性當量。
 
  我國雖制定了國標《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中二噁英及其類似物毒性當量的測定》,但主要限定的是檢測方法。對于食物中的二噁英和二噁英樣多氯聯苯含量限量標準,目前仍是空白。
 
  上海市食品添加劑行業協會秘書長吉鶴立表示,對于大閘蟹,常規檢測的對象是農藥殘留、獸藥殘留等,但幾乎不會去檢測二噁英和二噁英樣多氯聯苯的含量,目前中國和美國都沒有制定針對二噁英類物質限量的食品安全標準,香港這次參考的是歐盟標準,每克蟹肉6.5皮克。
 
  ·為何尚未制定食物中二噁英的限量標準?
 
  11月3日晚,中國檢科院化學品安全研究所所長陳會明表示,這與制定限量標準需投入的成本有關。
 
  陳會明說:“要制定食物中某種化學品的限量標準,前期需要很多投入去做科研工作,包括調查人對該種食物每天的攝入量、食物中該化學品的含量,再進行計算,并且要考慮區域的飲食差異,是一個科學并且復雜的過程。”
 
  ·即使有標準,也要有對應的檢測能力
 
  食品安全博士鐘凱表示,二噁英的含量通常在皮克級別,屬于“超痕量檢測”,不僅檢測設備動輒數百萬元,一個樣品的檢測費用也高達1萬元左右,而且國內真正具備檢測能力的實驗室還很少。綜合來說,制定標準是高成本的管理手段,而目前的二噁英污染水平和人的攝入量還沒有嚴重到必須用標準來限制的地步。
 
  ·為什么會含二噁英?
 
  養殖環境可能遭到污染
 
  二噁英和二噁英樣多氯聯苯可以通過多種途徑進入水體并吸附在淤泥中,然后經過生物鏈的富集作用進入貝類、甲殼類和魚類體內,但江蘇兩個養殖公司的大閘蟹究竟是怎樣含有這些物質的,還有待進一步調查。
 
  鐘凱表示,養殖環境的污染可能是直接原因,有可能是洪澇災害將上游的污染水體帶到下游的養殖環境,或者導致原有的污水處理設施泄露。此外,飼料污染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比如前幾年的德國雞蛋二噁英污染事件就是因為飼料中添加的脂肪酸被污染,而污染源頭是裝過化工原料的塑料桶。
 
  目前,江蘇省檢驗檢疫局正在和香港方面開展聯合調查?,F場調查中,尚未發現在螃蟹飼料品質等養殖環節發生問題。初步分析,二噁英含量超標可能為太湖水域局部污染所致。
 
  沒有標準不能檢測,沒救了?
 
  真正的解決之道在這里
 
  ↓↓↓
 
  破解二噁英及二噁英樣多氯聯苯問題,真正的解決之道是環境治理,這是比制定食品安全限量標準更緊迫的任務。
 
  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環境化學與生態毒理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鄭明輝表示,隨著我國減排技術的不斷提高,二噁英的減排與其他常規污染物的協同減排變得更容易實現。比如,近年來國家對氮氧化物的控制指標更趨嚴格,這就使得火電廠和垃圾焚燒廠增加了一些催化脫氮的裝置,而這些催化劑稍加改造就可以用于二噁英的減排。
 
  美國環境保護署的一份報告顯示,與1987年相比,2000年美國二噁英年排放量減少了約90%。只要建立準確、動態的二噁英排放源清單 , 制定完善、針對性強的法律、規范、標準體系 , 采用科學、有效的污染控制技術,二噁英的有效減排是可以實現的。
 
  對上海市場的影響有限
 
  上海是否有地產大閘蟹供港?上海市場上流通的大閘蟹又是否有問題?
 
  記者11月4日從上海檢驗檢疫部門獲悉,今年崇明蟹和松江蟹并未出口供港。監管部門將嚴格落實養殖和出口企業第一責任人制度,嚴格按有關規定開展安全風險監測、日常監管和出口前檢測,不能確認安全的,一律不得出口和供應港澳臺市場。
 
  同時,將把二噁英及多氯聯苯類物質調整為重點監控物質,企業報檢前,應提供針對這些物質的自檢(有資質實驗室)合格報告和質量安全聲明。對所有涉及出口螃蟹的注冊養殖場,監管部門將按養殖批次,對相關物質進行批批監測。
 
  記者另從滬上部分市場獲悉,了解到相關情況后,相關監管部門已在上海市場組織了針對大閘蟹食品安全的抽樣,目前已送檢。
 
  目前,相關事件對上海大閘蟹市場的影響有限。
 
  合理攝入量一般無構成威脅
 
  二噁英是典型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已列入《關于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斯德哥爾摩公約》,是全球范圍控制的重點污染物。二噁英具有很強的生物毒性,同時具有難以降解、可在生物體內蓄積的特點,進入環境將長期殘留,對人類健康和可持續發展構成威脅。
 
  但專家表示,“藏”在大閘蟹里的二噁英和二噁英樣多氯聯苯,含量相對不高,按照合理的攝入量,一般不會對食用者構成威脅,不必過于擔心。
 
  按照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60公斤重的成年人每月攝入的二噁英不超過4200皮克就沒事(注:皮克是重量單位,萬億分之一克)。按照香港食物環境衛生署食物安全中心的估算,對于絕大多數消費者,一個月吃10多只4兩重的“超標”大閘蟹就會超過“安全線”。一份深圳地區的數據表明,當地人每月的二噁英攝入量大約在2400皮克左右,而中國人的平均攝入水平大約是每月900皮克左右,都離上述“安全線”有較大距離。香港食物環境衛生署食物安全中心的報告也指出,只要平均攝入量并非長期超出健康參考值,偶爾短期攝入量較高,也不會影響健康。
 
  鐘凱表示,這個“安全線”只是一個參考值,況且二噁英的毒性需要長時間積累,具體是否會有風險,還是因人而異,要看消費者自己的健康狀況、耐受能力和飲食習慣等因素,相關研究還十分欠缺。
 
  本文綜合自上海觀察、澎湃新聞
分類 標準動態
標簽
网投赌城